广告

广告

您的位置 首页 IT

盛家花园里的“贾宝玉”——我的四舅盛恩颐

  有人说,他就是电视剧《金粉世家》里英俊潇洒、倜傥不羁的男一号金燕西的原型。这一说法是否确切我不知道,但盛家当年在上海还真是一个“金粉世家”。或者&#…

  有人说,他就是电视剧《金粉世家》里英俊潇洒、倜傥不羁的男一号金燕西的原型。这一说法是否确切我不知道,但盛家当年在上海还真是一个“金粉世家”。或者,更确切说,像是一出《红楼梦》,而盛老四就象大观园里的“混世魔王”贾宝玉——他出生在盛家的鼎盛时期,庄夫人亲生的,是深得

  当年上海的盛家花园就和《红楼梦》里的荣国府和宁国府一样,分东西两个花厅,大儿子盛宣怀一支住东花厅,老太爷盛康(旭人公75岁得小儿子)与小儿子盛善怀(我的外公)一支住西花厅。我外公要比盛宣怀小44岁,所以虽然辈分上是兄弟,但年龄上差了一辈人,因此反而是我的外公外婆这一辈与盛恩颐夫妇比较相熟。特别是我的外婆张钟秀,她经常去东花厅和盛恩颐的夫人孙用慧(她是我父亲的长姐,我叫她大姑姑)拉拉家常。我下面要告诉各位的故事就是从我外婆那里听来的。

  我的四舅盛恩颐与大姑姑(孙用慧)是在1910年结婚的。他们的结合因由说来十分有趣,竟然是因为我大姑姑通四国外文,英文特别好。

  上海滩老老小小都知道,四舅盛恩颐是盛宣怀最宠爱的儿子。话说盛宣怀先后娶过三房正室。最早的董夫人为他生了三儿三女,但几个儿子都早早就过世了。继室刁夫人只生了一个女儿。第三任庄夫人呢,一共替他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其中一子夭折。因此剩下的盛恩颐排行老四,这个盛老四相当于是盛家的“独苗”了。

  盛宣怀就和贾政一样,对老四恩颐寄予厚望,给他请了很多家庭教师,指望他早日出国留学,光宗耀祖。哪知四舅偏生是个只爱玩乐不喜读书的“贾宝玉”。他模样长得相当俊俏。都说属什么像什么是有福气的人。四舅属羊,也就生得一副“美羊羊”的样子——细长的身板,细皮嫩肉的巴掌脸上是一副清秀的五官。他脾气也好,出手大方,赌钱时明知被人怱悠一“抬轿子”(联合起来作弊)还乐呵呵当补药吃,所以人缘特别好,缺点呢,就是不爱读正经书,尤其是不肯好好学英文。于是,盛宣怀就想送儿子去英国学英文,替他找一房懂洋文的太太,到时候让太太跟着去陪读。儿子再笨也能把英文学好。

  那时候,商圈的人总喜欢和政界的人结亲家。所以盛宣怀在物色儿媳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人称“一等好亲家”的民国总理孙宝琦(我祖父)家。

  1902年,我祖父就任法国公使(兼西班牙公使)的时候,最大的三个女儿是一起带去的。所以盛宣怀就看中了我这三个出过洋的姑姑。尤其是大姑姑孙用慧,英语、法语和西班牙语她都懂,还给慈禧做过宫廷里的女翻译官呢。

  既然谈婚论嫁,年纪还是要对一对。盛宣怀一看,孙家大女儿比老四大四岁,二女儿呢小五岁,年纪上应当是老二合适,不过他觉得二姑姑矮胖,不好看,英文也没大姑姑好,便执意要孙用慧给他当儿媳。据说盛家还专门请了算命先生来把关。算命先生说:“女大四,抱金砖,头一个一定养儿子。”一番线;说得盛宣怀眉开眼笑,更是认准了这门亲事。

  说实线;我祖父并不是很情愿的。一来女大男小是个问题,二来有人曾在朝廷上参奏盛宣怀“贪污腐败”。我祖父是出了名的最看重清廉,这贪污腐败可是抄家掉脑袋的事情啊。而且盛家是京城有名的大官僚,大福大贵门第。和我们孙家天缘之别。于是他就找了个借口,确也是实在的亊实,谢绝这门亲亊,于是对盛宣怀说:“我们怎敢高攀盛家,我女儿嫁给你儿子,我们家连嫁妆都陪不起啊。”

  这实亊盛宣怀是明明白白的,哪知盛宣怀是铁了心要这个儿媳妇,他对我祖父说:“嫁妆我来办,提前三天送到孙府,让你女儿再带回盛家不就成了?”京城里的笫一笑线;确巧弄成线;我大姑姑就这样嫁给了四舅。听外婆讲,那张嫁妆礼单上可都是宫里才可以一见的珍宝。就这样,22岁的孙用慧大姑母就嫁给了18岁的盛恩颐四舅。

  事实上,大姑姑属于受过教育的新女性,讲究独立意识,很看不惯纨绔子弟,根本不想去盛家当少奶奶。但是你别说,还真给算命先生说准了。嫁过去第二年,大姑姑就给四舅生了个大胖儿子,小名“船宝”。次年,又得了女儿,小名“青宝”。

  那年盛宣怀家四喜临门,升任邮船部,尚书夺冠,官运享通,财源滚滚,青云直财,是取了贤淑媳妇带来的好运。盛宣怀高兴得不得了,给长孙起名,盛毓邮一船宝,长孙女起名盛毓青一青宝小名冠云。把好得运字邮船直上青云为孙儿们起名字用。

  两年后,四舅和大姑姑带着船宝和青宝一起去伦敦留学,念商科,算是实现了盛宣怀的梦想,送爱子出洋—又发挥了大姑姑的英文特长。

  可麻烦事又接着来了。没多久第一次世界大战就爆发了。亚洲和欧洲之间的交通断了,银行里的钱转不过去,这可叫养尊处优的四少爷怎么办?盛宣怀急得要命。我祖父孙宝琦就写了一封信给亲家盛宣怀。信里称他为“愚斋老哥”,信的大意是你的爱子在伦敦受困就等于我的宝贝女儿陪着他受苦,我当然理解你的心情,一定会想办法把钱打给他们。后来,通过外国人的商船,总算把钱转到了这对小夫妻的手里。

  等到夫妻俩回上海,他们已经在外国又生了两个孩子。儿子叫“伦宝”,是伦敦出生的,;女儿叫“美宝”,又叫“瑞云”,是纽约出生的。可惜,后来这两个小孩帶回上海,先后夭折,给夫妻俩打击不小。这是后线;下文再叙。回上海时大姑姑肚子里还怀着一个,这就是将要出生的“五毛”,又叫“岫云”。(那时代宠爱儿女都称毛毛头的毛)。

  加上最后生的“六毛”,算起来,大姑姑一共给盛家生了6个毛头,子女!可这都是讨长辈喜欢的事情,玩乐至上的我的四舅根本不会为此而收心。如果说贾宝玉只是是姐妹丫鬟打情骂俏,我那四舅可都是来线;在外面与别的女人生的孩子也是多达几十个好几。到上世纪30年代,还不断有陌生人找上门来,要认亲。有趣讽刺的是,第一个到盛家要求认亲的事件发生时,四舅恩颐夫妻俩人还在英国。

  1915年,当四舅和大姑姑还在英国生活的时候,上海盛家花园发生了一桩爆炸新闻。有一个年轻妇人抱着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找上了门。她对门房说:“喏,这是你们盛家的种,是儿子啊,我实在养不了了。”说完就把孩子放在门房,便扬长而去。

  那时候又没有DNA检测,这个外面的孩子怎么就可以算盛家人的呢?小脸瘦,体瘦的可怜,可能是老四的,但终究是无法认证的。若大姑姑当场在的线;怎么也不认这个来路不明的毛头进门的。跟四舅闹翻了也要他那儿来那儿去的,说个明白,不认决不认的。况且,对于盛宣怀这样的家族来说,多认一个孙子就意味着多分一份家产。所以,谁也不肯出面来管他,不明线;无父母要的可怜希希的瘦毛头,当时也含糊其亊,等老四他们回来再说吧,盛宣怀作主了,就收了下来,指派了两个佣人看着这个小男孩。因为他没有名字,就顺着四舅家孩子的乳名大毛、二毛……,这毛头又排不上号,佣人们偷偷地把他叫作“野毛”一“瘦猫”一“野猫”。

  这只“小野毛”在家久了也不是个办法,再说老四夫妇一回国可怎么办?若不是老四的或者说老四不认也咱办呢?于是,当家的庄夫人(盛宣怀第三任夫人,大夫人董氏和二夫人刁氏都去世了)就开始盘算了。庄夫人脑子转了十七,十八转,还得转出来个办法。

  说到这里,我还要补充下关于盛家花园东花厅和西花厅的渊源。盛家花园最早是盛康(旭人公)在上海的产业,位于现在南京西路成都北路为中心的,大约方园有100多亩的规模。盛康一共有四个儿子,但中间两个英年早夭旡后,就把东花厅给了大儿子盛宣怀,西花厅是老太爷盛康和小儿子盛善怀(我外公)一起住的地方。我外婆当年嫁到盛家的时候,下了船从十六浦坐马车到了盛家花园。哪知道进了宅子,轿子还抬了两个时辰,可见盛家花园之大。

  盛宣怀大发跡,家产万贯、财大气粗,购制土地扩建,将东花厅改建成了西洋风格,十分气派。

  我外公年纪小他44岁,为人比较传统低调,从建筑到家具都保留了盛康老太时代的西花厅原有的中式风格。

  盛宣怀前后有过七房太太,因而东花厅人丁相当兴旺。我外公呢,一辈子就只娶了我外婆一个,两人感情甚好,结婚十多年,就是没生一男半女孩子,以至于西花厅逢年过节时总显得冷冷清清。只有外公外婆夫妇俩和一大堆佣人。

  话说“野毛事件”发生,野毛无人管大园里乱窜,常到西花厅客窜,西花厅来了个小客人,倒也热闹起来了。我外婆就想自己嫁到盛家已经十几年没有生育,求了十几年送子观音,也没怀上孩子,里里外外闲线;我外婆张钟秀是三代世香门第之后,苏州执政园补园的长孙女,是个读过书明事理的女子,而且她信佛,心慈耳软,外婆吃素念佛,慈悲为怀,想想世道也不是那么公平,我们想求子不得,这个野毛有爷有娘没人要。线;外婆常把野毛带领在身边,又当祖母又当娘,的关心这个有爹有娘没人要的可怜孩子,

  东花厅虽然人丁兴旺,但那头的孩子都不跟小野毛玩,小男孩跑来西花厅时一口一个“亲娘”(南方方言,祖母的意思)叫得我外婆慈悲满怀,另眼看侍。肚子不痛儿子不亲,认领了要分家产的?小孩子倒还聪明,机灵的,说倒底是老四的?是盛家的种还是值得的,外公,外婆左思右称下不了决定。庄太太盛家后期女主义,常州三代状元之女,精明过人,早就打好精明的算盘,弟媳妇生不出孩子,家族里的老规拒,本族内过继一个,也理所当然。庄太太是决不会让儿子老四吃亏,领认了野毛要分份家,再说媳妇,是当时总理的长女孙氏也是萎曲不起的。只有把野毛踢出去就太平无事。外婆只怨自己不爭气,外公外婆可怜这个孩子,仁慈之心厚德积福,再说长只长嫂之意,也是只得认了。

  人都说“领子得子”,这话一点没错。也许是我外婆的善心打动了佛祖,认了这个“嗣孙”,不久外婆便怀孕了,没几年功夫,便接连有了两个女儿。大女儿一大宝宝盛德颐,小女儿一小宝宝盛範颐,西花厅突然降生二个宝全府大为惊奇,都说外娑婆慈感动天,送子观音的赏赐,二个才女子,确实外婆的二个女聪明过人,琴棋书画都胜过教她们的老师。

  自外婆外公连得两个女儿,对嗣孙的怜悯还是宠爰有加,必竟那个时代重男轻女,女儿是嫁出去的人,有如泼出去的水,去而无关的。只有庄太太一人津津乐道,欣幸是先嗣掉了野毛孙,后有二女儿,若先有二女儿野毛就嗣不出去了,庄太太暗暗自喜。

  “野毛”大闹盛家花园虽说不过是一个花边新闻式的闹剧,但盛宣怀家族真正的衰败就是从那一年(1915年)开始的。

  当时,盛宣怀已经有病在身,在苏州留园静养。留园是盛家的祖业,父亲盛康买下这个园子的时候,只有两块太湖石。到了盛宣怀手里,已经添了一批奇石,其中他最喜欢的是三块唤作“留园三峰”的太湖石。

  那一年,四舅和大姑姑刚给他生了个大胖孙子,他就升任为邮传部尚书,可谓双喜临门。此后,大姑姑又连着生了三个女儿。做公公的心里一乐,就花了几十斤黄金买来三块太湖奇石,并为这三峰起了和三个孙女一样的名字——冠云、瑞云和岫云。要知道,这三块石头来头可不一般,是宋徽宗时代就发现的,有800多年的历史了。

  哪知有一天,盛宣怀在园子里散步的时候,突然刮来一阵大风,瑞云峰随即倒下成一堆碎石。此时佣人急匆匆来报——上海传来噩耗,瑞云小姐病逝。都说隔代是最亲的,自己最喜欢的孙女儿死了,怎能不伤心?盛宣怀伤心过度,从此病倒。

  家里还有一种说法是先是得知噩耗,盛宣怀气急从病床上一骨碌站了起来,走到瑞云峰前拿起拐杖边敲边说:“苍天啊,宁愿推倒石头,也不要带走我的瑞云!”然后,瑞云峰才应声而倒。

  总之是瑞云峰和瑞云小姐都不在了。接着,相师、巫师、道士、和尚都请来了,整个留园忙作一团糟。和尚念经超度;道士讲道作法;法师带着一大群人念念有词围着碎石转了又转。最后他们都说这三峰是有灵气的三座仙女石,瑞云小姐过于聪慧伶俐,所以体弱多病,她是回天上做仙女了。

  原打算在留园住过年的盛宣怀只得回到上海奔丧,此后一直郁郁寡欢。第二年就去世了。盛家的大树,倒了!不成器的盛老四如何能承担起主持家务的重担?此后,盛家便直转运下,一落千丈。

  先是没了女儿,再是没了父亲,四舅本来就愁眉不展,这时候能指望他洗心革面吗?不可能的事嘛!一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面对命运的拷问,第一反应自然是选择逃避。

  四舅开始更加沉迷于喝酒玩乐,的最后发展是赌博嫖妓,借此释放精神压力。哪知一释放就再也收不回来了。从1917年、1918年开始,他就开始夜不归宿。一开始,大姑姑并不知情,还以为他是在上班。盛宣怀早早就把汉冶萍煤矿公司的总经理位置给了老四,哪知他是个“躲在烟塌上,一边抽大烟一边批文件”的双枪老板。

  据说那段日子,四舅白天睡大觉,到下午四五点钟才起床。起床后就要用钱。这时间,银行都关门了,就在家里随便找一件古董,拿到当铺里当掉换钱,等到第二天天亮银行开门,再派人去取钱,到当铺把古董给赎回来。

  如此这般折腾,四舅的败家渐渐成了众所周知的秘密。在跑马场养了75匹马还不过瘾,还要玩进口豪车,简直是富二代一个德行。上海进口的第一部奔驰轿车就是他买的。他还把车把换成银的,在上面刻上自己的名字,买44号做汽车牌照,声怕别人不知道他就是盛老四似的。保標也四人出场,舞伴也四人陪。扬名上海滩

  四舅不仅购物成瘾,挥金如土,还嗜好赌博。他在赌场上创过的纪录,是一夜之间把北京路黄河路一带、有一百多幢房子的弄堂,整个儿输给了浙江总督卢永祥的儿子卢小嘉!

  吃喝嫖赌么,总是连在一块的。当盛老四的名号频频在小报的绯闻中出现,我大姑姑才如梦初醒——老公哪里是去上班,分明是在和其他女人鬼混呀!

  我外婆回忆说,那天她正在西花厅里看报纸,看到一则新闻说“盛老四太太今日订购了一辆新进口的别克汽车”,大吃一惊。要知道,我外公在盛家盛宣怀这一辈也是排行老四,所以我外婆其实也是“盛老四太太”。

  当年大姑姑嫁进盛家的时候,为了称呼还颇费周折。因为从年龄上看,两个盛老四只差三岁,两个盛老四太太呢,更是只差一岁,那可怎么办?后来,佣人们总算想出了一个办法——西花厅的外婆叫“盛——老四太太”、大姑姑也就是东花厅新来的少奶奶则叫“盛老四——太太”。那么,这些日子印在报纸上的那个“盛老四太太”究竟是哪个呢?

  没多久,报上又出了新闻说“盛老四太太今日买了一只价值五万的4克拉钻戒”。外婆这次认定了,这个盛老四太太首先和外公没有关系——外公每天去煤矿公司上班都是专车来接的,不需要买车,她自己呢也买过什么金刚钻戒。那么,会不会是东花厅的那个呢?也不对呀,近日好像没听说他们买车什么的。外婆心想,一定是四舅在外面有女人了,便拿着报纸,要去告诉大姑姑。

  哪知到了东花厅一看,大姑姑正在抹眼泪。想必她已经知道了,外婆便安慰说:“你不要太伤心了,有钱人家的少爷有外室也是很正常的。”大姑姑一边哭一边说:“话是这么说。你也要好好管牢你家的老四啊。”

  此后,但凡四舅出了啥花边新闻,都是外婆跑去东花厅安慰大姑姑。大姑姑虽然不情愿,但也只能接受事实。为了这事,她还专门请了算命先生来给四舅算命,结果算下来说盛老四的桃花运要交一辈子。大姑姑长叹一声,从此不去管他了。

  一开始,四舅对外面那些女人相当大方。给每个姨太太都配一幢花园洋房和一部进口轿车,外加一群男仆女佣。今天送钻戒,明朝送貂皮大衣等等,出手大得很。但祖业再丰厚也经不起如此挥霍,只出不进可是要败干净的啊。

  渐渐地,那些女人眼见四舅没钱没花头了,就开口要分手费。补充一句,四舅起初很怕大姑姑知道,没钱给她们就给东西,到最后连一件值钱的东西都给不出了。于是,有些个女人就直接找上了大娃姑一盛老四太太。

  已经心灰意冷的大姑姑也只好替四舅“擦屁股”。凡是有孩子带来的她基本都认,还把家当分给他们。那些女人拿到钱后往往马上改嫁,真是势利得很。讽刺的是,其中有一两个特别有名气的直到死了还以“盛老四太太”的名号出现在大小报纸上。更令人嗟叹的是,一些与盛家不相干的女人,也借着盛老四的名头,以盛老四太太名出尽风头。

  故事的结局就和《红楼梦》里的情节差不多。庄夫人在世时,对盛老四百依百顺,明知他败家,也不阻止他。1927年庄夫人去世后,没了主心骨的盛家越发衰败下去。子子孙孙开始忙着分家产,得了钱的陆续搬离了盛家花园。盛家花园被拆建成里弄住宅出租,后来又陆续卖出。解放后,盛家花园成了中国银行静安支行营业所。上世纪90年代因成都路高架工程被拆除。

  盛宣怀死后,盛家就没了个能做顶梁柱的男丁。我外公性格懦弱属于不管事的,四舅还是对家里不闻不问,成天混在外面。所以实际上,后来盛家就只靠外婆和大姑姑两个女流撑着。你看,《红楼梦》里的王熙凤那么厉害,最后不也撑不下去了吗?更别说她俩一个是心慈手软的女菩萨,一个是心如死灰的弃妇人,所以到处受人欺负。

  这会子,大姑姑早已经离开盛家花园,搬去了万航渡路的一处花园洋房居住。现在那里是大中华橡胶厂疗养院。她心力交瘁,50几岁就郁郁而终。那时她得了严重的肾炎还不自知。从1942年正月初八突然发病到过世,才短短20天的时间。

  我外婆呢,想通过做生意贴补家用,结果被骗去很多钱,到最后盛家简直一无所有。也许是她一生信佛,善事做得不少,所以尽管后半生波折不断(跟着女儿女婿去福建内地,回上海后又被抄家),也总算是一直熬到文革后才过世。

  至于我那穷奢极欲的四舅呢?也没落到好下场。他分到的家产在抗战胜利前就败得差不多了,后来甚至于以请客吃饭的名义,问自己的儿子伸手要钱。

  其实她手头本来还留了一些房产,但解放后,国家实行土地国有政策,一切私人占有的土地,必须交纳地价税。所以盛家遍布全国各地的房产,多得自巳也捁不清楚?更交不起什么什厶地税,?最后都划到了公家的房产簿上,只剩下苏州留园门口的几间盛家祠堂。当时解放苏州的公干人员说:“收了人家房子,不能收人家的祖宗堂呀。”

  于是,这四间祠堂成为盛老四晚年的栖身之处。红楼梦贾宝玉去到庙堂。在上海滩名噪一时的盛老四,就这样身无分文地回苏州守祠堂去了。

  1957年秋冬之交.已经第三次中风的四舅,他的儿子们商议后送到了苏州,由一位还有点情义的姨太太照顾他。可没过了两三个月,四舅就因为突发脑溢血,死在苏州留园的门房间里。真应了《红楼梦》里那句——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杏耀娱乐平台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36990.net/7790.html
广告

广告

作者: admin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0-88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888888888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QQ在线咨询
售前咨询热线
QQ:463535
售后咨询热线
QQ:53363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