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您的位置 首页 基金

张海目前藏身欧洲 歌星女友及原高官情妇帮越狱

     他14岁特异功能神童、16岁气功大师、18岁藏密大师、25岁中国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28岁健力宝掌门人。身份转变令人眼花缭乱。   2011年春节期间,张海悄然出狱了…

  

张海目前藏身欧洲 歌星女友及原高官情妇帮越狱

  他14岁特异功能神童、16岁气功大师、18岁藏密大师、25岁中国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28岁健力宝掌门人。身份转变令人眼花缭乱。

  2011年春节期间,张海悄然出狱了。这距他被关押只有6年左右的时间。2013年11月19日,广东省检方公开确认了张海减刑案背后存在徇私舞弊的情况。此时,张海出狱已有两年多,且已被证实早已潜逃海外。据了解,张海减刑牵涉到公安、法院系统40多人,涉嫌“假立功”,不可谓不耸人听闻。

  1974年,他出生于河南开封一个中学教师家庭。14岁时,张海突然开了“天眼”,成了一个有特异功能的神奇少年,有人亲眼看到他“把一片大的冬青叶子含在嘴里,过一会儿树 叶会自动变小,而且轮廓保持不变,甚是奇妙”。

  张海学习成绩不好是一个公认的事实。从河南大学退学后,张的父母很着急,不久便托关系找到了当时河南大学另外一个武术专修班的班主任张宏梁,得以成功“转学”。张宏梁回忆,当时,由于自己爱好气功,也特别注意学生是否有些“特异功能”,后来不知怎么得知张海具有这方面的特长,于是到外地开会、讲学什么的都带 着他,让张海结识了一批人。慢慢地,一传十,十传百,知道的人就越来越多。

  随着气功热的退潮,张海开始寻找别的光环,1992年5月,刚满18岁的张海在湖北荆门创办了一个藏密健身中心。有宣传报道称:他13岁就入藏拜在密宗夏琼寺夏日东活佛的座下。河南省社科院哲学所办公室主任孙岭成为张海信徒,经孙岭帮助,在该院设藏密瑜伽文化研究所,任所长,由此获得“官方身份”,声名日隆。

  张海开办藏密高级班,每人几百元的学费。而后来组织的到五台山的“灌顶活动”,更是场面宏大,信徒达到数万,每人都有“施舍”,刨除了场地租赁费等各种费用之外,张海依然收入颇丰。据孙岭回忆:“当时,一年几十、上百万,应该不是问题。”或许是意识到通过气功这种方式挣到第一笔钱不是很光彩的事情,张海的父亲开始想极力抹去张海“藏密大师”的过去,而张海在公开谈及自己过去的时候,也总是极力淡化自己“宗教”的色彩。

  就在张海财源广进的时候,当年的气功大师却纷纷出事了:“中功”创始人潜逃海外,“佛子”落入法网,“神医”胡万林也锒铛入狱。最后,河南省社科院在1997年宣布撤消了张海的研究所。随后,张海再次从大家的视线年左右,张海举家迁居广州。彼时,张海已经从一个普通教师家庭的孩子,变为了拥有名车、豪宅的年轻富豪。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或者更前一点,张海结识了一批粤、港以及海外的富商,这让他受益颇多。香港富商张金富——以后张海商海生 涯中的重要伙伴,或许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于是,在一个公开的演讲传功当中,张海宣布,他要退出藏密气功的舞台,考虑转型。

  1997年,张海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这一次是涉足商海。由“藏密大师”向“资本玩家”转型。他入主了一家名叫凯地投资公司的企业,然后在1998年以关联交易的方式进入上市公司中国高科。他后来曾颇为得意地说:“我25岁时担任了中国高科董事长,当时是国内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我们很多董事都是大学的校长。”

  其后,他又先后染指深南光,炒作银鸽投资,进入方正科技、深天马、飞亚达A、深大通等上市公司。短短几年内,在灰色而惊险的中国资本市场上构筑起了一个威名赫赫的“凯地系”,与唐氏兄弟的 “德隆系”、吕梁的“中科系”等成为当时最著名的几大股市庄家。

  2001年5月,张海与祝维沙之“裕兴系”结盟,增持方正科技,欲夺控股权。其时,方正科技董事长祝剑秋与公司控股股东方正集团交恶,欲排挤后者,独揽公司大权。“张祝同盟”审时度势,决意联合方正集团增持方正科技股份,打压祝剑秋。6月,祝剑秋落败,被逼出局。

  2001年7月,当时的三水市政府(现为佛山市三水区政府)召开健力宝转制联席会议,90%的参会者主张卖掉健力宝,而且不能卖给当时已经跟政府矛盾重重的原管理层李经纬团队。当年底,张海在飞机上翻阅报纸偶然看到这一消息,这使他“兴奋之情难以名状”。

  张海的出现,让心有不甘的三水市政府如遇旷世知音,尽管所有的人都对他的年轻难以置信,可是他所代表的“凯地系”和中国高科却是如雷贯耳。心急的三水市政府官员们实在分不清楚眼前这个年轻的神秘人物到底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不过,他的背景和开出的条件是让 人满意的,张海承诺按李经纬的出价收购,而出面的公司将是浙江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一家纯种的国有企业。

  2002年1月14日,在三水市政府承诺“一周内筹足钱就卖给经营团队”的第六天,时任健力宝董事长、正在四处筹措资金的创始人李经纬突然被紧急召到市政府。他的屁股还没有坐到椅子上,市长就开口告知他:“这事已经定了,我们现在决定把健力宝卖给浙江国投”。在签约仪式举行后的第九天,李经纬在家中突发脑溢血。自此,他再也没有离开过病房。

  谈判敲定后,张海手上其实并没有钱,他急迫地寻找着能够填上收购款的下家。最终说服祝维沙,并由他拿出2.38亿人民币为张海偿付前两期的收购款。此时,与张海素有交情的商人叶红汉也参与进来。张、祝、叶三人以4∶3∶3的股权架构成立了佛山市三水正天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并通过这家公司来接盘健力宝。

  他走的第一步臭棋是唾弃健力宝品牌。他嫌这个品牌太“老土”,原有的城镇市场没有价值,所以他生造出一个时尚而新锐的“第五季”,要中心开花, 主打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青年人群。殊不知一线城市外资品牌把持,以宗庆后这样的营销奇才也只是几进几出,了无战绩。

  第二步臭棋是砍掉健力宝既有营销团队80%员工;在李经纬治内,由于积陈多年,整个营销团队确有老化和涣散之虞,舞弊、吃回扣之风蔓延,但是整支 队伍还是能征善战,颇为齐整。张海上任后,认定这群人都已“废掉”了,于是一刀砍下去,辞去八成老营销员,同时大量招聘年轻大学生。

  第三步臭棋是迷信广告,追求轰动效应。2002年4月,中央电视台进行世界杯广告的招标,喜爱足球的张海以3100万元 拿下了标王,引起轰动。虽然广告攻势凶猛无比,一时间无人不知“第五季”,可是在店铺里却看不到产品。在北京市场,当健力宝花费3100万元购来的世界杯广告播出一个月后,有人向广东要货,得到的回答居然 是“北京地区的销售体系还没有建好,还要再等几天”。

  张海酷爱足球,健力宝亦有赞助足球的传统,这倒是一拍即合。2002年底,健力宝集团宣布正式入主 深圳足球俱乐部,张海亲自出任董事长,之后足球队的每一场比赛他逢赛必到,从不缺席。2004年6月,亚洲杯足球赛开踢,张海从4月份开始就不管经营事 务,一场不落地看球,因而被其他董事讥笑为“玩球丧志”。

  十分热衷于参与足球界的各种口水风波,宣布要和大连实德的徐明等人一道,发动一场与中国足协相抗衡的“足球革命”,以涤 清足球圈内的不正之风。在他任内,健力宝在足球上共花了5000万元。他的这些“足球营销”尽管也在各类媒体的体育和娱乐版面上出尽了风头,可是对产品销售却毫无助益,与当年李经纬的大手笔相比更是有云泥之别。

  与实业经营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张海入主后的健力宝在收购投资方面的支出却高达20亿元,仅银行借贷就高达10亿元以上。在多元化投资的同时,张海还控制成立了大量与健力宝有业务往来的周边公司,通过转移支付等方式将大量投资款项在这些公司之间的转移中“化公为私”。

  随着健力宝经营状况的恶化,张海与正天科技另外两名股东的矛盾也日益激化:由于迟迟未按承诺归还裕兴科技借款,2004年8月,正在海南三亚玩潜水的张海收到一条短信,只有几个字:“董事会决议您不再是健力宝集团董事长兼总裁。”这天上午,健力宝董事会在张海缺席的情况下,免去了他的职务,改由祝维沙担任集团总裁。

  2005年3月23日,张海在广州被警方刑事拘留。他当时刚刚和两个朋友结束晚宴,那一顿饭他们花了4000元。刑拘他的理由是“涉嫌挪用资金”。 2006年11月,检察机关以“职务侵占和挪用资金2.38亿元”为案由提起公诉,3个月后,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张海有期徒刑15年。

  张海因为健力宝而声名大噪,而健力宝却因为他坠入深渊。张海好也罢,不好也罢,他的离奇发迹史,也许恰恰是我们这个转轨时代的一个小小缩影。

  今年4月,广东韶关市浈江区法院网上公布的一份判决书,首次披露了“张海案”中的诸多细节。在张海假立功“越狱”这场长达5年的大戏中,监所、公安、法院等多个部门相互配合,共计为张海减刑9年,腐败链条让人震惊。而其中,两位女人—杨晓与黄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2007年,还在佛山监狱服刑的原健力宝董事长张海,通过自己的律师徐玉发接受了《信息时报》的采访。在谈到未来时,这位阶下囚仍不失豪气地说:“我没多想,但我相信应该和过去与当下一样精彩吧?”

  彼时,因涉嫌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广东省佛山市中院一审判处张海有期徒刑15年。张海不服提出上诉。

  如今看来,大佬当年的回答,是在为其今后的命运暗中安排的一个小小的注脚。2008年,广东省高院作出二审判决,改判张海有期徒刑10年。后相继两次减刑,张海最终于2011年年初提前出狱。但是,今年1月20日,广东省司法机关发布消息,称张海在监狱通过假立功来“曲线越狱”,且已外逃。

  张海假立功一案,引发广东省司法行政和监狱系统地震。今年2月24日,新华社曾援引最高检察院消息,称截至1月,检察机关对张海违法减刑系列案共立案24人,其中司法行政、监狱系统11人,看守所系统3人,法院系统1人,律师2人,社会人员7人。

  早在今年2月,中国司法机关已经正式对张海启动追捕引渡程序。而据《南都周刊》记者早前获知的消息,张海的外逃地已经被中国司法机关获悉,目前人还在欧洲某国,等待命运的裁决。

  今年4月14日,广东韶关市浈江区法院在官网上公布了广东省司法厅原党委副书记王承魁的情妇杨晓“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一审判决书。这份判决书内,除了讲述当事人与王承魁的交往之外,“张海案”中的诸多细节,亦得以首次披露。

  出生于1974年4月24日的杨晓,曾为广州市紫润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2005年底,杨晓在一次饭局上结识了时任广东省司法厅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的王承魁。2006年4月,二人正式成为情人关系。

  王承魁2000年从部队转业后出任广东省司法厅政治部副主任,之后被提拔为主任,官至副厅级;2009年,王承魁官居广东省司法厅党委副书记,在厅领导班子里面排名第三位,分管法制宣传处、广东司法警官职业学院和省法学会。

  对于杨晓来说,2009年意义非同一般,除了王承魁升官之外,她还在一次做头发时结识了张海的女友黄鹭,从此逐渐有了来往。

  目前尚没有证据证明,黄鹭在发廊里与杨晓的相遇,是出于偶然还是有意为之。但可以确定的是,在与杨晓结识之前,黄鹭与张海律师徐玉发、秘书康杰密谋,为张海早日重获自由而四处奔走斡旋。

  黄鹭曾是歌坛新星,1996年曾获得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二等奖。1989年在联欢会上与张海认识,1997年初两人再度重逢后成为恋人。

  2007年2月12日,张海刚刚被宣布一审判决有期徒刑15年。次日,比张海大五岁的黄鹭就高调宣布要和张海结婚,“以合法的身份站出来为他说话”。而检视黄鹭日后的种种行为,倒也实践了其当日的诺言。

  2006年下半年,张海还在佛山看守所羁押期间,徐玉发找到时任佛山市看守所负责深挖扩线工作小组的组长罗建能,要其为张海寻找检举立功线索材料,并送给罗建能好处费3万元。

  2008年8月,黄鹭又向时任广东省监狱管理局狱政处处长郭子川行贿,请求其在调监、减刑等方面对张海予以关照。一个月后,广东省高院二审认定张海检举他人犯罪立功,将原审判决的有期徒刑15年改判为10年。这其中除了律师向看守所人员行贿之外,当然亦少不了黄鹭长袖善舞的身影。

  与杨晓相识之后,黄鹭打通了帮助张海的又一条重要通道。据公诉机关指控,2009年,其时张海正在番禺监狱服刑,黄鹭为方便会见,托杨晓帮忙找熟人。在让王承魁向番禺监狱有关领导打过招呼的情况下,杨晓多次带张海的朋友会见张海。

  据证人韩瑞华讲述,他在番禺监狱任监狱长期间,王承魁在张海的会见问题上,让其予以关照,之后是杨晓来找其办手续。“有一次是杨晓带着一个姓康的人来找我办会见,我交待狱政科的人具体安排。另外我还专门陪王承魁等人去监区看过张海。”

  2010年1月左右,杨晓收到了张海秘书康杰的转账10万元,而康杰称“是张海让我借10万元给杨晓的”。收下的那10万块钱,杨晓说,自己并没有告诉王承魁。王承魁也称,“张海及其家属没有送过钱给我”。

  “2012年六七月,我们分别离婚后,就公开同居了,还筹备婚礼,”对于两人的关系,王承魁在供述中予以说明,“我身边的人都知道”。

  但两人案发之后,杨晓与王承魁的关系颇有“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意味。调查过程中,杨晓主动如实交代了犯罪事实,还向检察机关提供了王承魁受贿的重大线索,给自己换来了实质性的“从轻或减轻处罚”。

  除了杨晓与王承魁二人之外,在“杨晓案”的一审判决书中,与张海相关的证人就多达15个,其中多位或被动或主动地参与了张海长达五年(从2005年3月24日被捕到2011年1月26日出狱)的调监减刑历程,堪称“神助攻”。

  张海获刑之后,原本是关押在佛山监狱。但自其入狱之后,前往探望的人就络绎不绝。有人证实,“张海最初是在佛山监狱服刑,后佛山监狱提出张海会见太多,要求把张海调离,之后就把张海调到番禺监狱。”

  而调押番禺监狱之后,张海们又开始了另一番运作。2009年下半年,王承魁致电番禺监狱狱长韩瑞华,说“受人之托,张海的亲属住在韶关,能不能让番禺监狱打报告申请把张海调到韶关监狱”。

  而在此之前,黄鹭早已向杨晓诉苦,称张海抱怨在番禺监狱有很多人找,想找一个清静的、不需要干重体力活的地方服刑。

  按照常理,解押犯人调换监狱的过程中,在接到罪犯后应以最短的时间将其送到接收监狱,中途绝对不允许去其他地方。但在从番禺到韶关的路途中,作为囚犯,张海的特权得到了最大化诠释。

  据当天押解带队的武江监狱钟姓副监狱长讲述:“押解当天我们到番禺监狱办手续,他们把张海交给我们,张海的亲友在门口找到我们,提出让张海回家看下父母,当时我不同意”。

  据钟副监狱长的证言讲述,在开往韶关的路途中,他发现有个未接电话是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张道坤打来的,就回拔过去,并转告了张海亲属的请求,“他就叫我带张海回家看望一下他父母”。

  张道坤证实,在解押前,杨晓曾来电提出要让张海中途回家住两天,他回答说“绝对不行”。在张海调监当天10点左右,又有解押人员来电说张海要回家看望父母。

  “我知道这件事情后面的人是王承魁,所以无法阻止,只能从安全方面要求。”张道坤说,他明令押解人员四点,“不能下手铐,四个干警把好门,两个干警贴身,看一下就走。”

  张海调到武江监狱后,王承魁又交待有关领导“在会见上提供方便”。在六年的监狱生涯中,张海的“会见特权”未有过间断。

  如今,随着张海案的内幕的逐渐披露,神助攻们也一一倒下。原本任职于广东省司法厅的王承魁、郭子川,正属上述最高检通报的司法监狱系统涉案者。现时,前者涉嫌受贿,已侦查终结并移送审查起诉;后者犯徇私舞弊减刑罪、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

  原佛山市看守所负责深挖扩线工作小组组长罗建能,因受贿罪被处有期徒刑5年;韶关市中院审监庭原副庭长丁飞雄,也因犯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5年;杨晓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半,并处罚金5万元;张海的秘书康杰因犯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个月。

  在韶关武江监狱,急于重获自由的张海并没有就此停止对于“立功”的运作。而纵观张海“假立功”的整个过程,监所、公安、法院等多个部门相互配合,其中佛山、广州、韶关和广东省司法厅等多个监狱系统和司法机构不少干部泥足深陷“假立功”最后共计为张海减刑9年,腐败链条让人震惊。

  在徐玉发和黄鹭等人运作张海第一次立功,将刑期从15年减为10年之后,2008年9月,徐玉发又找到佛山市看守所负责深挖扩线工作的民警陈松柳,要求陈为张海提供一宗检举立功线索,同样是给出“好处费”3万元。陈根据有关破案材料,向番禺监狱出具张海有检举立功的函。

  此后,该函被转交武江监狱。武江监狱据此向韶关市中院为张海提出减刑建议。韶关市中院审监庭原副庭长丁飞雄在收受贿赂后,于2010年9月3日作出裁定,为张海减刑2年。

  仅过半年,也即2011年1月25日,张海因“发明”了“汽车前后双视镜”这一实用新型专利,属重大立功,被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减刑2年1个月28天,次日刑满释放。

  经查证,该发明系黄鹭、康杰等人贿赂番禺监狱等单位涉案人员后,由郭子川操纵,番禺监狱刘志民(已立案查处)安排操作,里外串通所得。2014年1月30日,广东省监狱管理局通报,所谓国家专利,是张海指使他原公司一名工程师设计,并通过专利代理公司运作申报。

  王承魁在张海案中牵涉深广。根据其本人证词,从2009年下半年到2011年,应杨晓的要求,在张海的会见问题、押解去武江监狱途中回家探亲、分配监区、获取奖励、及时办理减刑、申报重大立功等事情上,他都曾经给广东省监狱局、武江监狱等领导打过招呼。

  据时任武江监狱监狱长的潘浩荣讲述,2011年初,王曾打过电话询问张海的立功春节前能否批下来,“我说正常应该可以下裁定,我们也是抓紧时间讨论报法院,后来张海在春节前刑满释放。”

  2011年春节,张海重获自由之后,黄鹭、康杰都曾表示,希望“人们都遗忘了这个人”。据多家媒体报道,出狱后张海先回河南开封老家,看望了九十多岁的姥姥。此后张海一度在广州休息调养身体,还去香港一趟拜会了朋友。

  张海命运的再度翻转,在于距离他出狱两年之后。2013年10月,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撤销了对其的两次减刑裁定,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也对张海的二审判决予以立案再审。依据法律规定,张海仍有4年1个月28天余刑。

  但在检察机关尚未完全掌握其参与减刑相关犯罪活动的证据之前,张海就已经闻风而逃。在今年1月17日的广东省政协分组讨论中,有委员说起“张海事件”,广东省政协委员、广东省检察院副检察长黄武透露“张海已失踪”,“对他将重新立案,立案之后,准备再判一次”。

  办案人员介绍,此前对黄鹭的抓捕也是功亏一篑。黄鹭外逃之时,在乘坐广九直通车(广州直达香港九龙的火车)半个小时前才开手机,当追捕人员赶到广州火车东站时,火车已经开离站台,让其逃过了抓捕。

  而至于张海本人,据《南都周刊》记者早前获知的消息,其外逃地已经被中国司法机关获悉,目前人还在欧洲某国,而中国司法机关对张海的追捕引渡程序已经启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杏耀娱乐平台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36990.net/55410.html
广告

广告

作者: admin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0-88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888888888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QQ在线咨询
售前咨询热线
QQ:463535
售后咨询热线
QQ:53363833